感悟亲情 - 也许,我们一生都不理解母亲

  也许,我们一生都不理解母亲
  
  (一)
  
  有一阵子,母亲只要一打开话匣子,就开始把往事统统翻腾出来,像念流水账一样说了一遍又一遍。
  
  起初,我们对母亲讲的事情还很感兴趣,因为大部分内容都是我们以前从没听到过的。我们竟然不知道,母亲的经历是如此丰富我们顿生感慨:母亲已经老了,我们却才刚刚了解她一部分的生活啊!
  
  自此以后,母亲一有空就开始频繁地重复她的往事,每回都是老一套。
  
  过去,我们从没觉得母亲唠叨过,她对我们说话一向是简明扼要,我们始终认为她的语言像她的人一样干净利索。偶尔,母亲也会侃侃而谈,为了尊重她,我们都毕恭毕敬地听着,通常情况下我们只是以应付差事的态度哼哈地迎合着她,从没跟她进行过深入细致的交流可如今,母亲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呢?她的唠叨简直成了全家人避之不及的噪音,我们不但不想跟她交流了,而且开始害怕母亲开口。我们想,是不是所有离开了工作岗位的、上了年纪的女人都会表现这一面呀?
  
  姐姐们开始抱怨:妈真是有点烦人!
  
  我哥说:我看她是没工作干了,闲的!
  
  谁也没有意识到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  
  后来,每当母亲再唠叨不停,我们就悄悄地躲开她,屋里冷冷清清的只剩下她一个人自顾自地絮叨着。当意识到我们都不在了,她会戛然而止,有时也不能马上停下来,她就自己再嘟囔一阵。
  
  (二)
  
  有一天,母亲的老朋友张叔张姨从外地来看望她,母亲根本不顾什么礼节,也不讲寒暄客套,很快又开始翻来覆去说起多少年以前的往事。可是,我们惊奇地看到,三位老人谈话气氛非常热烈,他们像少年一样充满→_→ z Z,一会儿哭泣,一会儿又开怀大笑,宛如又亲历他们那熟悉的岁月。我们不以为然,我们变人人老了都会是这种老小孩儿;的样子。
  
  &自张叔张姨来过之后,母亲有相当一段时间心情很开朗,时常嘴里有滋不味地哼几首小调,最明显的是,她好久不再唠叨她那套故事了。
  
  可是,过了一段时间以后,母亲的唠叨又开始了,愈演愈烈,真使我们头皮发麻。不知是因为嫌母亲太烦人,三姐和四姐甚至忍无可忍地直接指责母校:祥林嫂,烦不烦啊!没事干吧?去外面跟老年人跳秧歌去!好像在母亲有了唠叨的毛病之后,我二哥和四姐也不怎么回来看母亲了,二哥和四姐开始经常出差。
  
  我们都忙了起来,不经常回家看母亲了。每次回去,都远远看见母亲站在小院门口翘首张望。每次离开,又都是母亲孤单的身影站在小院门口目送我们。
  
  我们也请求过母亲随我们去住,可她拒绝了,她说不习惯。我们又征求母亲的意见要求搬回家来陪伴她,她又说她已糟杂紧张了将近一生,老了想一个人清净。我们问:那你想我们不?她就哈哈大笑说:你们翅膀都这么硬了,还想让老太太为你们操心哪?我们看她身体健康,精神爽朗,于是也就很放心地离开她去经营各自的生活了。
  
  (三)
  
  在大约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我们发现母亲新添了一个毛病,就是长时间蹲厕所。我们一回家,她就不停的往厕所跑,一蹲就不出来。从厕所出来了,就是不住的笑,很简短地重复一两句总共几个字的话,常常重复重复着就立即停止了。然后还是笑。我们猜测母亲是不是长了痔疮啊?母亲一生都是个讲面子的人,得了这样的病她可能不好意思说出来,而且又最怕我们劝她去医院碍于母亲的面子,我们也没多问。
  
  有一天,我们姐妹几个分别往家里打电话,电话打了一整天母亲都没有接。平日我们不在家时,每人每天都会给母亲拨一次电话,都是响过一两声她就拿起听筒接听的。我们觉得有些蹊跷,就给邻居打电话询问。邻居帮我们到母亲那边看过,一回电话就火急火燎地让我们赶快回去。
  
  回到家的时候,母亲已经不在了
  
  母亲是在使用管道煤气热水后忘记了关阀门,中了煤气离开了人世。她轻轻地一个人走了,没有给我们添一点麻烦。突然,我们觉得自己是多么愧对母亲啊!
  
  在母亲的遗物中,我们发出了她的病历母亲得了老年性痴呆症已经两年了!天哪!我们的母亲!这一下,好像母亲在世时所有令人匪夷所思的行为都有了→_→ z Z
  
  我们口口声声说爱我们的母亲,可我们曾经真正理解过母亲吗?当母亲希望把她内心深藏的东西向我们倾诉的时候,我们都在干什么?
  
  读后感:其实我的母亲和文中的所说的母亲一样……每天都会哆嗦个不停。有的时候我也真的很烦。也许我们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也不能不听她说。所以不管她有多哆嗦。我们也都是要听的。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明白。也许我们也并不需要明白。只要明白母爱是伟大的、是无私的、是可敬的……呵呵……我想只有这么想是对的吧……

    阅读1百+